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我们又看到了那列古老的东西结合的火车

作者: 关于我们  发布:2019-09-22

  不好意思,先写了看法,标题没想好,忍不住就入了标题党
     姜文带着魔幻现实气息的这部电影,显然不只是表现了一个革命的过程. 他其实是提出了一种思考和叩问,在鹅城(个人理解为黑暗贫穷愚昧麻木的中国社会) 我们的革命成功过吗?我们怎样才能走向康城(应该是理想文明幸福社会的象征)?
   影片中的张牧之(比起麻子,我觉得姜文更想表现的是这个神一般的牧之,所谓麻子,不过是娱乐大众的外壳),是我们理想中的真英雄,他神勇朗俊,嫉恶如仇,足智多谋,却又不爱钱财,不恋高位,一心只为劳苦大众.正如剧中汤事业说他,不就是想当天老爷吗. 影片中不是张麻子们没得到什么,是他不想得到什么,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如果他想要名利钱财,美女金屋,应该是很容易的,但他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在汤事业和黄四叶等官绅政客(代表传统的官僚和奸商和黑恶势力及其中间勾结人集团)看来,张牧之不捞穷人钱,也不贪财,甚至不拿挣钱当回事,不要钱,不要美女,还发钱给穷人,实在是不理解的异类. 甚至在张麻子匪帮里的同伙,也是不理解他的. 几名匪帮(其实他们代表了被逼上梁山的有善良,义气,正义的普通百姓里的反抗者)虽然跟着大哥"闹革命",但他们是不明白什么是革命的.进城前,还以为是跟着进去挣一票,干吃大户的匪帮业务,后来在老六死后,大哥教育下,有了些"阶级觉悟" 这时候就是劫富济贫了. 后来看大户也打了,百姓也分了东西了以为这事就算结束了.他们哪里知道大哥的心思呢,要的就是一个 公平 还是公平 其实就是一种制度保障,一种文化心理的建设和认同.因为打倒一个两个黄四郎不难,打倒全国的黄四郎也可以办到. 但真正要给鹅城那些老百姓一个公平何其难啊 所以别说黄四,武举,家丁和师爷,夫人(一切剥削社会的寄生抽)这类在 "革命"中死去,也可能没死或者换了个面孔活下去的人不想要公平, 张麻子手下的革命兄弟也觉得跟着老大"不轻松",因为他们没有神一般的高度,没有那个觉悟,他们是喜欢钱,喜欢美女,喜欢大碗喝酒,大快吃肉的普通人.虽然他们仗义,有着善良的本质,但也难保不被黄四郎的糖衣炮弹腐蚀,同化啊,这样的离子比比皆是啊,,,,,,剧中当摆设一样的民众是更不可能理解这如同神一般存在的张牧之的心声了,他们就想是人剥削统治阶级玩弄的呆鹅一般,至少在上层阶级的眼里,老百姓跟一群呆鹅没什么区别. 所以,张麻子在剧中才有这样的话, 老百姓是谁赢帮谁. 而当花姐拿枪指着他时,他说,这个逻辑还真怪,坏人被你们捧上了天,好酒好肉花姑娘伺候着,而大好人,神一般的牧之,却被大众拿枪指着???所以,在 鹅城,牧之是真英雄,不食人间烟火近乎神,但他却是注定孤独的,一生不被人理解,注定落寞,甚至注定是要成为众矢之的,注定是要被众叛亲离的,,,,,,,
   在影片开头,我们看见了辛亥革命的火车,这场号称是引进了西方文明的革命, 如同那列火车, 车厢是西方的蒸汽机,而动力却是东方的马拉式, 其实姜文隐喻了辛亥革了命,看起来也成功了,引进了一些西方的东西,宪政取代了帝制,但社会的动力机,还是古老东方的地主官绅吃人民的血汗,传统的东西没有改变,古老中国这列火车,还是前进在既有的古老轨道上. 剥削阶级和寄生阶级依然围坐在人民的血汗火锅前,吃着红红的肉,喝着红红的血 还唱着歌,调戏着花瓶美女,,,,,,,在 张牧之 领导的 鹅城 革命后,我们又看到了那列古老的东西结合的火车,沿着既定的轨道开去,所不同的,里面坐的,是张麻子的兄弟战友,也许他们现在还没吃上火锅,谁知道呢,因为他们要到上海,要 到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浦东,普通人,难免会饿,路上也会搞搞火锅宴,或者中西大餐嘛. 看到这里,有朋友说突然想到当年意气风发,风神郎俊的发哥应该也是在辛亥之后坐火车到达鹅城的,大抵是,只是那年,发割还叫做小马哥,笑容干净爽朗,持枪的动作很帅,,,不象现在这个奸诈恶心的大叔样
   最后,在夕阳下,一身圣光,白马飘飘的张牧之,孤独落寞,飘然出尘,,英雄如斯,也未能改变列车的轨道,,,只是在鹅城,却多了张麻子的传说,有说他是神的,有说他是杀人越货的大匪首的,,,,,,,,,

本文由澳门梅高美网址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又看到了那列古老的东西结合的火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