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还是吴宇森欠观众一部好电影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22

没有想到《太平轮:彼岸》这么快就成了市场弃儿。7月30日18:00起片,当日票房不足千万。截至8月2日,总票房勉强过了3000万。上部不足2亿的票房已经让投资方忧心忡忡,还以为重新剪辑过的《彼岸》能够扳回一城。而现在,这部耗时多年,投资4亿的鸿篇巨制,基本上可以认定了是血本无归。整个7月,中国电影市场呈现出无比鸡血的局面,单月票房冲破50亿天花板,单日票房创纪录地达到4.25亿,连续20多天票房过亿......若不是赶上史无前例的大涨,《太平轮:彼岸》或许会有更为悲惨的命运也未可知。

与此同时,电影界的许多人开始保卫吴宇森。于冬发朋友圈指责乐视“裸发”,并且下令博纳影院全线加场;佟大为陪导演一起在北京某影院某小厅做了简单的首映,煽情地说“我们都欠吴宇森一张电影票”;黄晓明发微博长文力挺;更不用说各家媒体宣传打起“口碑”“情怀”的旗帜,希望能让这艘快速沉没的“电影巨轮”再多坚持一下。

然并卵。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电影和人一样,都是有命数的。同样屡遭变故的《王朝的女人:杨贵妃》,和《太平轮:彼岸》同时开画,,甚至因为“马震”,在上映之前又临时做了剪辑。可或许是范冰冰命格够硬,这部不怎么好看,也没了“马震”的电影,已经卖了9000多万(截至8月2日)。这几乎是《太平轮:彼岸》票房的三倍。

《太平轮》是一个从出生就命途多舛的项目,天时地利人和似乎都默契地绕开了它。主投资方小马奔腾的老板李明14年初意外辞世,快70的吴宇森罹患重病,经过治疗虽得以重返片场,但元气已伤,毕竟不同往昔。上集赶着贺岁档这样一个有着喜剧、欢乐传统的档期上映,6大男神女神也召唤不到观众的心,票房口碑皆失利。到了下集,徐克江湖救急,给出技术上的诸多指导,努力让《太平轮:彼岸》变得更好看,更流畅,更3D。但终究,在这个狂热的暑期档,它还是沉了。

所以,到底是观众欠吴宇森一张电影票,还是吴宇森欠观众一部好电影?

两部《太平轮》,制作精良,是“电影意义”上的电影。吴宇森是老派的商业电影人,从邵氏到好莱坞,他所接受的工业训练时间之长、强度之大,在华语导演中可谓凤毛麟角。在目前内地电影市场野蛮生长的现实之中,吴宇森的经验显得弥足珍贵。他规规矩矩做事,也的确希望通过努力,帮助投资人赚到钞票。所以从头至尾,他拖着大病初愈的身体,基本是以“鞠躬尽瘁”的态度在对待一部电影。上集的宣传稿中,一群优秀的电影人帮老人圆梦,是很重要的主题。

可是,一部投资4亿的电影,毕竟不是资本家们在做“希望工程”。他们把赌注押给“吴宇森”,押给“太平轮”,押给“爱情”,押给亚洲一流的明星阵容和制作班底,这些高概念元素,融汇出一纸稳赚不赔的蓝图,打动了各路金主。然而,难道不会有人觉得,“吴宇森”+“爱情”,是风险很大的一种尝试吗?

作为一个快要30岁,爱看电影的女同学,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在大礼堂看《纵横四海》的场景。那会儿我大概还不到10岁,根本不知道谁是吴宇森,被红豆姐姐的美貌震撼,坐着轮椅跳舞偷钥匙的桥段更让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目瞪口呆。后来长大,陆陆续续看了一些吴宇森的经典港片,以及好莱坞作品,感觉他并不是一个像李安那样水平相当稳定的导演,他挑食,以致于几十年下来毁誉参半。《纵横四海》是我最爱的吴宇森作品,那里面有罕见的女性存在感。毕竟,在他的大多数电影里,“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样男性主导的“忠义”理念才是核心。吴宇森最擅长的,不是讨论爱情,甚至不是讨论人性。虽然他说自己对“人性的双重性”命题十分感兴趣,而这无非是把基本的善恶二元对立模糊了界限。所谓人性,怎么可能只有善恶这样单纯?他最擅长的是二话不说,上来就打。“暴力美学”由此而来,浪漫化的激烈火拼,血与白鸽共同飞舞在教堂的穹顶之下。干脆,直接,快意恩仇。

然而,《太平轮》所要讲述的故事,显然没有这么简单。2009年,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出版,在两岸三地引起轰动。许多像我一样的大陆年轻人,通过这本书了解到历史的另一张面孔。这也正是《太平轮》的时代。当得知《太平轮》要拍成电影,我内心的参照系,是这本书。而这简直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于是,《太平轮》成为在大时代背景之下的浮世爱情电影。和张艺谋的《归来》一样,创作者们小心翼翼地选择了最稳妥的切入点。上集当中,悠长缓慢的抒情手法,让残酷战争成为主人公们追求爱情的背景。但吴宇森的确不是一个爱情高手,他的“浪漫”,是教书先生式的照本宣科,美是美的,可缺乏生气——三对主线人物,六位男神女神,偏偏都不来电。不来电也罢,导演还要通过放慢节奏的方式,让尴尬的气氛无限度蔓延。反而是章子怡和佟大为这一对最没有爱的“爱人”,成了最令人舒服的设计。他们之间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情义——这也是吴宇森的傍身绝技。而在《太平轮:彼岸》中,章子怡为了船票和林保怡的那场对手戏,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说是全片中最具爆发力的表演。几乎是被强暴之后,却没有得到梦寐以求的船票,还被言语中伤。她彻底崩溃了,发疯般地挥起木棒,狠狠敲打他的头,嘴里不停说着她一直相信的“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就是该这样子吗”的正义公理。这才是一部正常商业片应当具备的冲突和状态,只可惜,类似篇幅在全片中少得可怜。

但不得不说,作为“局外人”,吴宇森对于国共内战的书写态度,有了一定突破:上集中,国军将领雷义方职业操守惊人,为了维护腐朽的国民政府,宁可战死不愿受降,血性十足;到了下集,佟大庆在台北军事法庭出庭为雷义方作证,言语中充满敬佩,咬定将军没有向共军叛变。这样的表述方式和角色塑造,在大陆导演的创作理念中,大概是禁区。

到了《太平轮:彼岸》,重新剪辑基本宣告了上部的失败。40多分钟的回溯,完成了120分钟的任务,但接下来,当新的剧情再度展开,“慢”依然是大问题。

吴宇森之前也会“慢”,但那时的“慢”,是为了反衬“快”,令紧张更加紧张,营造出“箭在弦上”的风声鹤唳。《太平轮:彼岸》的“慢”,和上部风格一致,一张照片,一片纸,会在空中飘上几秒钟再精准落地,没有叙事功效,没有意义,纯粹是廉价的抒情。有人说这是吴宇森的“诗意”,可“诗歌”,更应当是意象和意义的高度浓缩,凝练准确,而非空荡荡的滞留。我们尊崇安哲罗普洛斯和塔可夫斯基的“诗电影”,也是因为他们赋予镜头太多可供解读的深层内容。除了廉价的抒情,对琐屑之事的过度交代,也成为拖慢节奏的一大元凶。严泽坤娶回大嫂之后,大嫂送给他一个铁盒,里面是并未完全烧毁的书信。基本上,稍有经验的观众们都会了解到,这是大嫂从婆婆那里抢救回来的,雅子写给严泽坤的信。可导演偏偏要用几分钟的时间,向观众详细解释一遍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一来二去,消磨掉的不仅是时间,更是观影快感。

然而,《太平轮:彼岸》中还是有沉船的。当节奏紧张起来,吴宇森就更从容了一些。几分钟的大场面调度,依然能够显示出导演的功力:乱中有序,重点突出,各组人物轮番出场,善恶人性在激烈的求生大战中碰撞,善良的人没有都活下来,邪恶的人没有都死去。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只有生还者的较量。

可就像章子怡的爆发一样,沉船戏也是烟火般绚烂了一下。为了看到这绚烂,观众们不得不付出长久的等待。这等待,也并没有那么值得——绚烂之外,尽是苍白。一直被提及的“超高工业制作水准”,基本停留在置景、服装、道具、音乐这样的硬件层面,需要付出更多智力和情感的环节,比如剧作,却在高概念的打压之下被忽视了。

吴宇森是老了,也许他想慢一慢,让时间沉淀出更多意义。但他既然认准了商业电影的道路并且义无反顾走到今天,就不得不面对暴风骤雨的洗礼。《赤壁》之后,《太平轮》遭遇更大的滑铁卢。这其中的是非曲直,旁观者无从得知。他自己也说,《太平轮》不完美,有好多他无法掌控的因素在作用着。比如这3D,按他本意,做成2D是极好的——3D缺乏景深感和构图感,观众欣赏不到许多他精心设计的布景。而成片中的3D效果,也的确差强人意——本来么,一部室内景和对话占据大量篇幅的电影,用3D简直是有碍瞻观。而这也恰恰映射出当下中国电影市场的乱世图景——总有一些短视而功利的外行之人,掌握着话语权,自以为是真理的化身,却做出伤害艺术创作,甚至市场规律的举动。连吴宇森这样老辣的资深从业者都无法幸免,又遑论诸多新人?

听说吴导接下来要翻拍《追捕》。回到他熟悉的题材,但愿能够游刃有余,重回巅峰。到那时,观众们也许会把欠他的电影票补回来吧。至于《太平轮》,命该如此,也只能任它去了。

 

 

 

.

本文由澳门梅高美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还是吴宇森欠观众一部好电影

关键词: